最新公告:

主页 > 资讯中心 > 公司资讯 >

公司资讯

倪光南:中国桌面操作系统的目标是全球第四家

“中国将以国产桌面替代Windows (微软视窗)和安卓系统”,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近日透露的这一消息,像一颗重磅炸弹砸中了被西方大面积垄断的高科技信息产业,刺激了西方国家的敏感神 经。有人猜测这里面有中美黑客大战的背景,还有人怀疑这是中国政府“借反垄断名义打压外国企业”的最新动作。目前在全世界,苹果、谷歌和微软这三大系统垄 断了电脑操作的终端领域,而在中国,人们对国产桌面系统的熟悉度远不如国产汽车。因此,对于倪光南提出“希望在两年之内能替代XP系统,然后在三五年之 内,从桌面PC拓展到移动终端”的目标,外界的怀疑和嘲笑声音不少。对此,倪光南25日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,中国的目标就是成为操作系 统的全球“第四家”,打破国外垄断。

国产首先是为了安全

24—25日,西方媒体纷纷引用倪光南近日一次公开谈话称,中国或将在10月拥有一个本土生产的操作系统以“替代”微软、谷歌和苹果等国外竞争对手的产品。倪光南表示,微软停止对XP系统的服务,中国政府又禁止采购“视窗8”,这对中国企业来说是很好的机遇。

中国不久前成立了80多家单位参加的全国智能终端操作系统产业联盟,倪光南担任该联盟技术专家委员会主任。

路透社评论说,自从中美两国围绕网络安全展开一系列争执以来,电脑技术“成为双边关系紧张的一个领域”。中国现在正试图帮助本国企业在技术水平上“追赶”微软的视窗操作系统和谷歌的安卓移动操作系统。

路透社在报道中强调中美摩擦的背景:“今年5月,美国司法部以工业间谍罪起诉5名中国军官,而微软目前正处于中国的反垄断调查之中”。报道将中国5 月发布禁止政府部门使用微软“视窗8”系统的命令称作“对美国技术公司的一击”,认为美国公司“担心中国开始倾向于保护国内企业”。报道同时表示,自从斯 诺登透露美国在本国硬件设备中植入“后门”以来,过去一年多中美在黑客攻击领域相互怀疑增加。

25日,倪光南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说,的确,我们发展国产桌面首先是为了信息安全。操作系统是最基础的软件,如果操作系统是不可控的,就会被人监 控。我国很多重要部门目前面临很大困难,比如开会手机不能用,电脑上很多病毒,还会造成邮件丢失。国产桌面系统的应用,应该能够令我们国家重要的信息更加 安全。同样,对一般用户,也有隐私权的保障。第二从产业角度看,我们希望通过国产系统的发展,中国能够成为苹果、谷歌和微软之外全球第四家操作系统,打破 国外垄断。而一旦中国有了自己的操作系统,可以以此为基点形成自己的“生态系统”,带动中国信息领域硬件软件的发展,对中国整个经济结构的提升都有很大价 值。第三,从经济效益看,采用国产操作系统可大大降低软件方面的投入成本。

俄乌拉尔国立经济大学专家尤舒克日前在接受“俄罗斯之声”采访时说,微软“视窗”操作系统本身可以被制造商当作“蠕虫”,收集情报。他说,系统内有许多密码设置,理论上它们可让操作系统的制造商侵入电脑,“可见中国人的做法很有道理”。

“红旗”桌面能否复活

不少西方媒体对中国的国产桌面能否对抗微软和苹果表示怀疑。美国“个人电脑”网站24日打趣说:“用过中国制造的桌面操作系统的请举手——我们怀疑 几乎没什么人举手”。文章说,以往也有过由中国政府支持的桌面系统开发,但“纪录并不好”,中国开发的多种桌面操作系统已经存在,但“从技术上说”,“与 从其他国家买来的相比”,它们“具有各自明显的缺陷”。文章还说,而且现在微软的视窗系统在中国还相当普及,并没有到“寿终正寝的地步”。

英国广播公司25日报道称,目前中国各类智能终端的用户总量“以十亿计”,几乎全部使用外国操作系统。而中国目前已经有一些国内操作系统开发商,比如中标麒麟、中科红旗等,但在市场上的占比总和只有几个百分点。

曾经在中国流行一时的国产桌面系统“红旗”的遭遇被外媒频频提起。今年2月,研发了“红旗”操作系统的中科红旗公司宣布解散清算。新加坡《计算机世 界》25日评论称,“红旗”桌面“从未起飞”,但据报道,总部位于大连的五甲万京信息科技产业集团近日斥资约630万美元购买中科红旗的资产,报道认为, 也许中国的桌面系统在未来将会“复活”。

印度《新喀拉拉邦报》25日报道说,中国自主研发桌面系统存在一些问题,包括缺少研发资金,以及不同领域开发商一哄而上等。美国《纽约邮报》24日也就中国推国产桌面系统一事表示:中美在技术方面的差距还是很明显。

美国著名科技媒体“瘾科技”网站24日称,中国要在10月推新的国产桌面,这个速度“相当快”。但文章认为,在两年内取代XP、在3到5年内普及国 产手机桌面的计划“还是太乐观了”。作者猜测说,“这也许只是反映了中国政府由于担心美国的监控,想把苹果和微软踢出市场的心情吧”,“但现实来看,中国 智能手机市场被安卓主宰,甚至小米这样的本地制造商用的都是这个系统,看起来他们也不着急要把这个系统换掉,无论新的国产系统看起来有多棒”。

倪光南25日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说,我们的国产操作系统已经提了很多年,过去不成功的主要原因是缺乏产业链支持。现在安卓苹果商店号称拥有百万软件 支持。我们也需要这种支持,建立统一的应用商店,运用各方面资源把国产操作系统的应用支持搞好,“营造一个能够与谷歌、苹果、微软相抗衡的生态环境,这才 是成功的关键”。

中国技术势力在崛起

中国在信息技术上的日新月异早已令西方不敢小觑。以小米手机为代表的中国新兴技术企业的动向,被外媒高度重视。本月,《日本经济新闻》刊登文章称, 让三星陷入困境的并非美国苹果,而是新兴的中国企业。2010年4月成立的小米虽然年轻,但或许可以被称为智能手机的“游戏规则改变者”。此前,《日本经 济新闻》还刊文称,一提起中国制造,很多人会产生“便宜没好货”的印象,但近年来,越来越多中国手机终端的性能已经可以媲美日本厂商的产品。文章还对“小 米科技专注于软件与应用开发,硬件方面的设计等则进行外包”等先进生产理念表示赞赏。

新加坡雅虎新闻网25日评论说,恰恰由于中国当前有相当多用户是微软视窗的使用者,微软今后显然要受到来自中国国产操作系统的“威胁”。而最近的一个国际信息技术巨头在中国受到威胁的例子,是小米手机在2014年第二季度的国内销售份额超过了三星。

俄塔社25日对中国的计划表示有信心。文章说,目前中国已有自己的操作系统,新的桌面操作系统“将完全独立于美国的代码”。报道称,中国从零研发自己的操作系统“并不是件容易的事”,但这一新的系统“将会打破微软在中国软件市场的垄断地位”。

俄罗斯也在研发自己的操作系统。日前推出一款采用本国操作系统的超级平板电脑。这款名为“Rupad”的平板电脑由俄罗斯经济信息技术和操作系统中央科研中心研发。《俄罗斯报》称,高度安全是Rupad最大优势,新产品将很快在俄国防部等部门试用。

北京技术经济观察家瞬雨25日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说,在市场细分的年代,发展中国家要提升自己在产业链中的地位,掌握核心技术至关重要,这一步虽然 很难,但势在必行。而要从垄断核心技术的发达国家口中分一杯羹,后来者必须要有独特的技术,比如智能手机原来是美国一统天下,小米在营销上做了突破,华 为、中兴在技术上有许多独到之处。它们都不是简单的跟随战略。

谈到国产桌面操作系统,瞬雨认为,用惯了美国系统的消费者首先感受到的肯定不是便宜,而是不方便。但如果开发者在用户体验改善上多下工夫,比如国外 产品在汉字化方面总有一些问题,用起来不是那么得心应手,我们在这方面有天然优势,多下工夫,就有可能从强劲的对手手中夺回本地市场。

展开 收缩

在线客服

  • 技术支持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鼎力行政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鼎力商务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电话:400-000-0000